流火

我遲早搞個七彩系列

大海与火焰 [ 完 ]

总算完结了!

反反复复发这个真是不好意思 鞠躬

但还是想一次性把文发完,所以之前的发的上半部分会删掉 orz

写得不像SO也不像OS所以大家喜欢怎么看就怎么看吧!

希望大家能好好享受啦!欢迎评论!对方很想和你们说话!

爱你们ouo

全文8000多字。

设定



flame&ocean>

“今天上课的内容相信大家都会十分感兴趣,是关于恋爱的哟。

看见那边有些距离的大树了吗?如果相爱的两个人在大树下触碰到对方,颜色就会开始交融……喂!大野!你又走神了!”

“嗯,对不起老师”被唤作大野的人用黏糊的语调回复,乖乖地鞠了一躬。

大野直接地认错道歉让老师没好气地摆了摆手,既然学生都已经道歉了, 他也不好生气,继续讲回户外课程内容。

“本来我们今天是能过去参观一下的,但是由于某些原因,我们只能在这里附近进行实践教学,例如让你们实践一下染玫瑰。”

教师换上一副严肃的表情,嘱咐着面前的学生。

“但无论如何,千万不要靠近那颗树,今天就先把你们那多余的好奇心收一收。”

“啊啊,是那个人又在大树下才害我们今天不能去参观啦。”

“听说如果碰到他的话,颜色会被吞掉的!”成群的学生听见老师语重心长的话后纷纷开始交头接耳,几个少年摆出厌恶的神情,侧过头跟伙伴交流着他所掌握的第一手情报。

“好可怕…!”

/

大野智道歉后就在学生人群中游走,在男性中算是娇小的身材让他完美地藏在了众多同学里,在老师视线范围内消失不见,最终顺利地携带随身画具离开了教学地点。

他猫着背迈着不徐不疾的步伐向教学地点左边,生长着一棵大树的悬崖走去,脚下的青草随着吹来的风舞动,挠得大野的小腿有些痒。

蓝色恤衫衣角也被掀起,像蔚蓝深海掀起温柔的浪花,将芸芸众生纳在怀里包容着,栗色的刘海往后奔跑,跑啊跑啊,将那眉眼展示给全世界的人看。

/

『这是一个,充满色彩的大陆。

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颜色,所有的事物都会被他们染上美丽的颜色。

大野智是,整个大陆上,最像大海的蓝色。』

/

快走到悬崖的大树前的时候,大野智发现了,那里不止他一个翘课的人。

那人站在树前三四米外,有些刺眼的太阳光让大野不得不眯起眼端详这人的身影,貌似穿着红色的衬衫?

在脑内搜索片刻,确定自己的交友圈并没有穿着这样的人,大野抱着画具悄悄地走到那人身后。

“ふふふ,你也是翘课的吗?”

那人听见大野智的声音后有些慌张地转过身来,似乎没想到会有除自己以外的人在。

“不、我不是…”樱井翔实实在在地被面前突然冒出来挂着治愈笑容的猫背小个子吓到了,少有地慌张起来澄清自己的身份。

两人自我介绍后,大野歪头思考片刻,从口袋里掏出一颗糖,不由分说地抓起樱井一直插在口袋里的手,打算在对方反应过来之前将它放在他手中。

樱井却像被触到逆鳞的龙一样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手抽回,瞪圆了的眼充满了慌张和戒备,在看见大野疑惑的脸色后又敛了回去,神情复杂而又担忧地瞥了眼刚才抓起自己的那只好看的手

 

“呃,那个,不好意思,你没事吧?”

“没事哦”

使劲地摇了摇头,大野弯起了唇露出洁白的虎牙,下垂的眼尾和脸鼓鼓的弧度让他看起来软软的,摊开的手掌躺着一颗被红色包装纸裹住的糖果,“这个给翔ちゃん,因为是鲜红色的糖纸,跟你看起来很像呢。”

糖果却迟迟没有被人拿走。

不知何时开始,樱井的脸色越发苍白,一言不发只是死死盯着大野的手。

“为什么,为什么会没事..还没有被吞噬”

樱井双眼无神看着大野那白皙依旧的手喃喃自语,痛苦地拢起了眉,红色的糖纸映入他的眼里变得越发刺眼,倏地就化成一把轰轰烈焰在大野手心转绕烧出,仿佛有生命似的就跃起将樱井吞噬。

“不、不要过来!”

/

樱井翔在十三岁,有了属于自己的颜色。

樱井翔的颜色是整个大陆上最独一无二的。

是没有任何杂质的红。
宛如熊熊火海。

他想和别的孩子一起玩耍。

小小的手才刚刚伸出,只是指尖触到指尖。

 

在那个瞬间。

孩子的身体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地被染上一片鲜艳的红,原本青色的衣服被红色在上边恣意勾勒出不知名的地图。

天空突然就下起了雨,像下三滥的纯爱剧一样的情节,是樱井最鄙视的桥段。

滴嗒、滴嗒。

眼眶里的泪水像决堤一般涌出,和滴落的雨水混在一起。

火焰会把一切都燃烧殆尽。

只要樱井走过,红色就会把他触碰到的所有物体吞个一干二净,青绿的草地、五彩的花朵、苍翠的树木,全部的全部,都会被染成一片红。

樱井的颜色能掠夺他人的颜色。
火焰席卷而过,将草地化为焦土、万物变为虚无,甚至是人类也不例外。

在这个大陆上,颜色是人们的灵魂、生存的支柱,一旦颜色变为虚无,也就等同于死亡。

于是理所当然地,没有人敢靠近樱井,没有人愿意与他交谈,更不要说露出友善的笑容了。

他可是,杀人凶手啊。

为了不会伤害到任何一个人,他只能小心翼翼地躲避着人群,藏在大陆的熔岩湖旁,独自阅读着成山高的书籍,隔一段时间就到悬崖边的大树下,看海。

樱井翔打从心底羡慕且爱着那无边无际,自由而又蔚蓝的大海。

 

大海与火焰,到底要怎样才能接触到对方?

 

/

 

面前是一片无尽的白色。

消毒水的气味、白色的床单、白色的墙

还有各式各样的关心问候。

 

大野在医院里。

 

 

樱井双手举起按着自己的脑袋,红了眼眶、竭嘶底里地大吼让大野滚开的样子仍然烙在他脑海中,按道理来讲大野应该害怕的,他应该逃离那里的

 

但是他没有

大野光是看见樱井变得湿润的眼眶,心脏就揪得生疼,像身体的一部分要脱离

 

滴落的泪珠似乎要把主人的心情通过声音传递给大野一样,砸在草地的声音被放大无限倍,进入大野的耳中,他还没来得及思考,到底樱井的痛苦有多么的辽阔,就被发现骚动赶来的同学牵着手强行带走。

 

好友们仿佛逃命地牵着大野奔跑着,又像圣经中罗得的妻子回头看所多玛城一样回头看樱井,看那伫立在原地的樱井,看他那悲伤的眼泪滴落在地上将青草染红、令世界腐烂,看他、用看怪物一样的眼神看他,而他们却并没有变为盐柱。

 

没有人在意樱井翔到底为了什么而流泪,却都担心着大野智有没有被樱井伤害,有没有被红色吞噬,留下任何不可磨灭的印记。

 

大野摊开手,握成拳,又摊开手,掌纹清晰如旧延伸着,只是掌心除了残留的糖的甜味以外,有一个小小的红色的不知名地图。

 

应该是樱井留下的吧?大野想。

 

一点也不可怕、也不疼。

很温柔,暖暖的。

 

 

“能把我的画具拿来吗?拜托了”

 

 

 

大野久违地打算画一幅有颜色的画,他打起了草稿,笔尖与有些粗糙的纸张摩擦发出沙沙的声音,接着、颜料在勾勒好的框框内不断填充、覆盖,一点点一点点地将画作完成。

 

“不知道能在哪里找到呢”

 

『悬崖前的大树,树叶比冬天纷纷落下的雪花还白,树干是泛着光的银,每一缕吹过的风、每一瓣落下的叶、每一尾蔓延的树纹,伴着海浪的声音努力生存着,树侧有一个逆光站立的身影拉开了火红色的光晕,夹杂着点点的橙,给树叶被披上了薄薄的一层纱,跟日落的霞化为一体。』

 

/

 

偷偷溜出病房的大野到悬崖那边去本来只打算碰碰运气,却没想到真让他遇见了那人。

大树下只有樱井一个人坐着,似乎自从上次那回相遇被加油添醋地广泛传开后,就再没人到这里来了。

 

 

 

“はい,这个给翔くん”

 

经过雪藏的饮料瓶表面可想而知地冰冷,液化的水珠顺着曲线滑落聚集在瓶底,最终不堪重力往下坠。

 

在身后偷偷接近的人把瓶子往坐在地上的樱井的脸上贴,一阵透心的冰凉狠狠地袭击了毫无防备的樱井,让他猛地转过头来,本来就大的眼睛瞪得更大,嘴巴微微张开似乎能塞进小小的番茄,一副受惊的样子与某种啮齿类动物长得有异曲同工之妙。

 

罪魁祸首大野看到樱井这表情楞了一下,随即开始发出只在童话里存在、巫婆般的笑声,“哈哈哈、哈哈哈哈,翔くん好可爱啊,像——”

 

“你来干什么。”樱井冷冷地打断了大野的话,眼中不知是真是假的厌恶之意再清晰不过,让大野的心狠狠地咯噔了一下,拿着依旧冰凉的饮料,呆站在樱井面前。

 

如同常年运作却没有使用润滑油的机械,不能运转起来,只能发出无用功的吱嘎声,大野发现自己嘴巴张开,却只能勉强挤出几个让人摸不着头脑的音节

 

眼看樱井就要起身离开大树下,大野的行动比脑袋迅速,一把就抓住了他的手腕,而反应过来的樱井再一次毫无犹豫地甩开了大野的手,不敢置信地瞪着他,“你疯了吗!你会死的!”

 

大野一个趔趄往后退了几步,稳住了身体后抬头迎上了樱井瞪得大大的眼睛,一直挂着软绵绵笑容的面包脸变得认真起来,用樱井刚刚能听见的音量对他说,“我不怕。”

 

这短短的几个音节似乎不在樱井预想的大野的反应范围内,让他不知作何反应,大野在这一刻深刻地认识到了樱井的不器用,他走近樱井,抬起自己那只被印上鲜红地图的手,黏糊糊的声音有着不容置疑的倔强,“我说我不怕死。”

 

“我不怕翔くん会杀掉我。”海浪拍打悬崖的声音试图盖过这句话。

 

但却还是传到了樱井身边。

 

“为什么..”

 

“大概因为翔くん的脸是我的type吧,ふふ。”大野笑着小心翼翼地从随身携带的挎包里拿出了一张画,将画的另一端递到樱井的面前,“画没有生命,可以了吧?”

 

艰难地从大野掌心移开视线,樱井犹豫了一下接过了画,但大野却依然没有放手,他的手抖了抖画的这一端,纸张上翻出一个个纸的波浪传送给樱井的手,像心脏脉搏的律动一般。

 

樱井看着大野,大野对樱井眨眨眼,嘴巴一开一合的,而樱井奇迹般地看懂了大野的口型。

 

“翔くん,感受到了吗?”

 

说完便笑了起来。

 

樱井既没有问大野的问句是什么意思,也没有问画上画的是谁。

 

他只是趁着大野笑的时候,轻轻地点了点头。

 

/

 

海纳百川。

 

由异国传来的词语。

 

樱井觉得将这个词语创造出来的人真是了不起,能够将大海最具魅力之处用几个汉字概括完整。

 

到底是为什么,大海总是毫无怨言、日日夜夜地包容着那成千上百,湍急、暴躁、不讲理的河流呢。

 

/

 

 

 

也许是不单只是河流。樱井翔在不清楚第几次对大野冷眼相向的时候想。

 

“你怎么这么固执?”蹙起剑眉横了一眼大野,大野不为所动地坐到樱井旁边,拍了拍裤腿上的灰尘,将虚握成拳的双手送到樱井面前,晃了晃头。

 

“翔くん来猜一猜今天的糖果在哪里吧?左手——还是右手!”大野露出似乎天然无公害的笑容,抵在唇上的小虎牙和勾起的嘴角闪过一丝调皮的狡黠,“翔くん,我放在了右手!之前被翔くん染红的那只手。”

 

扑通。

 

奇怪..是不舒服吗?

 

心慌?

 

“因为我喜欢翔くん,所以不会说谎喔”

 

樱井还没来得及思考心脏的异状,就被大野的话拉去了注意力,神差鬼使地指向了大野的右手。

 

“ぶぶ,猜错了——”,大野边说着边摊开了右手,掌心只有一小滩属于樱井翔的红色。

 

压下心脏错位的一拍,摊开手接过从大野手中掉落下的糖果,剥开红色的糖纸将糖果扔进嘴里,甜味在舌头上爆炸开来,“好吃。”

 

注意到和樱井刻意克制的平稳语调不一反应,那双有光的残片藏在里边的眼睛亮了起来而从心底涌上一股莫名满足感的大野笑弯了眼,短短的茶色头发抖得像小鸟的羽毛,“本来以为聪明的翔くん很擅长这类游戏呢”

 

“...一时失手。”不知为何下意识就想逃避问题的樱井,抛出新的问题拦住了大野将要张口而出的话,“这个糖果,叫什么。”指指自己嘴巴

 

大野眨眨眼,“谁知道呢——”

 

“秘密?”

 

“倒也不是”

 

“翔くん想知道吗?”

 

“想”

 

“那暂时就不告诉翔くん咯——”

 

/

 

糖果在口腔内慢慢融化,不知何时有淡淡的,海水的咸味,也在口腔内融化了。

 

被海浪冲刷着的感觉?樱井摇摇头否定了这个比喻。

 

不过

 

说不定哪天,红色就这么变淡了。

 

火焰就这么被大海扑灭了。

 

/

 

“呐,翔くん,我认真地思考了一下,发现我的颜色搞不好是翔くん颜色的克星耶?”

 

樱井接过从上方掉落的糖果,剥开糖纸将糖扔进嘴里,没有回答大野。

 

对于自己的新发现显得无动于衷的樱井,大野第一次发自内心地有了鄙视之情,悄悄地伸出手打算要握上樱井的手掌却被发现,接过对方的眼刀,大野不满地像个河豚般鼓起了脸颊。

 

看向鼓起脸颊的大野,对他莫名的孩子气有些忍俊不禁,“第二次你来找我的时候就发现了,手掌上的颜色就只有一小块,以往被我碰到的人可都会直接消失啊。”

 

“大概跟你的颜色有关系吧?水系的感觉,会令吞噬的时间变慢之类的。”

 

“哼。不知道。”大野从鼻腔发出轻哼,“你以后没糖吃了”

 

摊开掌心的糖纸,放在指尖上小心翼翼地戳到大野鼓起的脸颊上,“智くん——不要生气啦?”说着又按了按糖纸,“再不还手黏在纸上的糖就都跑到你的脸上去咯?”

 

大野顶了顶樱井的手指又往后缩,糖纸失去了力的支撑而向下飘落

 

“那你就帮我抹走啊,碰一下又不会死!”

 

“只是碰一下而已嘛...”

 

樱井愣愣地看着自己伸出将要触到糖纸的手,和滴落到自己手上绽开水花的深蓝色眼泪。

 

回过神来想要替大野抹走眼泪,抬起的手又滞在半空最后无力垂下。

 

 

大野倏地站起,顶着红红的眼眶,抓起身边放着的画筒递到樱井面前。

 

“抓住”

 

“跟我走”

 

“不许反抗”

 

坚定而又不可动摇的表情、命令式的语气、不自觉嘟起的嘴巴,让樱井的心脏毫无预兆地就开始剧烈跳动,像个快速晃动的节拍器——稳定、没完没了

 

他听见自己大概是以这辈子最温柔的声音说了一声好,甚至没有问大野他们接下来去哪里,就握紧了画筒。

 

我大概是,恋爱了吧?

 

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樱井翔问自己。

 

 

大野带着樱井绕过村庄向森林内跑去,最终停在了一片有人那么高的草前,樱井眨眨眼,往旁边的人投去一个疑惑的眼神。

 

大野在嘴前竖起手指示意樱井不要出声,然后拨开了身前只有一层,仅仅用来遮挡的草。樱井小心翼翼地不让自己的手触到身旁的植物,身体往旁边探去。

 

被草的墙壁围住的是一座巨大的湖泊,参天的古树延伸出的枝桠与叶片将湖泊纳入它的怀抱里,阳光只能钻过层层叶片才会到达湖泊的正中央——陆地和陆地上的屋子,而通往陆地的唯一桥梁就在大野和樱井的面前。

 

“走吧?”

 

樱井点了点头。

 

/

 

世界上形形色色的人类、非人类,小时候的梦想,九成都是“要是有个家在云上多好。”

 

似乎能吃的云朵,似乎能造房子的云朵,似乎能在天空翱翔的云朵。

 

/

 

到达房屋前才发现它比想象中要大,是一座双层的建筑物,而樱井只来得及看出在门前的糖果形挂牌上写的汉字是「梦想」,就被大野扯进了屋内。

 

大野似乎对这里很熟悉,熟门熟路地领着樱井经过有大量木造装饰、很有古老欧洲味道的一楼,步上看起来有些老旧的楼梯到达二楼。

 

走廊上杂乱无章地摆放满了各式颇有年代的家居陈设,甚至还有几个着装奇怪、兔子布偶的手缝布偶混杂其中。

 

樱井跟在大野身后,快要到走廊尽头的时候突然就有道镶嵌在墙上的门被打开,有位青年从门里探出头来,脸上挂有一个似曾相识的无害笑容,全然不知自己的举动吓坏了实际胆子不大的樱井。

 

站在樱井前的大野愣了好几秒,啊了一声。

 

.....

 

难道这是大野被吓到的反应吗?

 

好慢..!

 

没忍住笑意的樱井噗嗤笑出声,引起了青年的注意

 

“Oちゃん,好久不见!还有这位...”长着菱形嘴的青年看着樱井思考了片刻,恍然大悟道,“你是翔くん对吧?我猜对了吗!”

 

他是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的?樱井顶着脑袋上巨大的问号点了点头

 

“哈哈哈,我就知道!因为Oちゃん...唔、唔!”青年似乎还想说些什么,但句子的下半部分却被大野捂住他的嘴巴,硬生生地吞了回去。

 

“第一次看见智くん动作这么敏捷,是要隐瞒什么不得了的秘密吗?”樱井坏笑着打趣道。

 

大野发出软绵绵的笑声,眨眨眼睛伸手从樱井手上拿回画筒,“是秘密!”

 

 

“虽然有点迟,但欢迎光临「梦想」,这是一家贩卖各式各样糖果的糖果店喔,我是店长,相叶雅纪,多多指教”,相叶从制服的口袋从拿出一根橡皮筋,随意地将稍长的头发扎好,只剩额前几撮扎不起的碎发,挂上最为礼节性的笑容,插入了大野与樱井之间的对话,边朝樱井介绍,边领着二人向走廊尽头的门走去。

 

门后的空间比樱井想象中要宽大敞亮,四周弥漫着糖果的甜而不腻的味道,与刚刚在外面看见的中世纪风格大相径庭,是如同森林木屋的存在,连墙壁也由树叶组成,这让樱井生起了想要触摸一番的欲望。

 

三人的左边是一个开放式工作台,各式工具瓶瓶罐罐按照大小顺序整齐地放在工作台上的木架,视线再往前移就看见了好几个摆放商品的透明展柜,晶莹剔透的玻璃瓶子里塞满了各色的糖果:红、蓝、绿、黄、紫....

 

“Oちゃん第一次来的时候也是这幅惊讶的表情呢”相叶指指樱井的脸

 

“我没惊讶。”

 

相叶耸耸肩,没有反驳樱井。

 

“我看了Oちゃん的信,今天是要来手制糖果的对吧?那么就快点开始吧,来,这里。”相叶指指工作台,示意樱井和大野两人到那里去。

 

接着他弯腰从工作台下的隐藏式柜子里拿出一个木质盒子和一次性手套,放到二人面前,盒子里的每个格子都放好了一个不大、纯白色的球形糖果,而另一旁隔开的空间则是一叠白色的纸张

 

“润くん这几天都不在,没有办法教你们从头开始做起,所以我让他准备好了最初状态的糖果。”相叶说着拿起手套手势娴熟地套上,不知从哪里拿出一颗跟盒子一模一样的糖果,用另一只手的指尖触上糖果,释出颜色,糖果就像海绵吸水一样将薄荷绿吸进了糖果内。

 

接着他又重复了好几次同样的动作,纯白色的糖果才漾出了淡淡的绿,“像这样,自己凭感觉控制好剂量,”相叶将糖果放回工作台,抬手从木架上拿下一瓶黄色,用滴管将黄色染到糖果上,“再加上自己喜欢的味道,直至白球完全变色就可以了”

 

他拿起那瓶子举到大野和樱井面前,指指瓶子上的标签,“这些瓶子里装着的都是常见的可食用颜色,这瓶是柠檬黄,都是我们家制作师和店员收集回来的,你们可以随便使用”

 

相叶露出爽朗的笑,将糖果放到离他近一点,大野的手心里,“这颗糖就送给你们吃啦!慢慢享受在「梦想」的时光吧——”

 

“我送给翔くん的糖,都是这里的制作师做的,他做的糖,很好吃吧?”

 

“智くん的颜色,很好吃。”

 

“ふふふ,我可没有把自己的颜色放进去哦。”

 

“…是吗”

 

大野举起一颗深蓝色的糖果,示意樱井摊开手,大野轻轻将糖果放到樱井的手心

 

“这是大野智送给樱井翔的。”

 

 

“智くん,什么时候才可以告诉我糖的名字啊?”

 

“在离开梦想的时候吧”

 

/

 

“在云上,温度零下三十摄氏度、风速每小时一百五十英里,而且没有氧气,我们都会几秒钟就死翘翘。”

 

/

 

樱井的恋爱结束在从「梦想」离开的一周后。

 

在他第五十一次拒绝大野任何形式的身体触碰,使用了“因为我喜欢你”这个理由的时候

 

当大野手中的糖果掉到草地上,他没有捡起来,而是从大树旁前所未有的敏捷跑开的时候。

 

樱井翔二十岁第一次的恋爱。

 

大概是结束了。

 

胸口闷得像是心脏盖上了一层黏土,只能发出低沉而又沉闷的心跳——又缓慢、又痛。

樱井将充盈着眼眶的红色泪水抹走,并强忍着不让它们掉下来。

不让它们腐蚀掉这个美丽的世界。

 

没有喜欢上我实在太好了。

樱井衷心地想。

 

/

 

“樱井翔!你为什么这么爱哭啊!混蛋!”樱井以为再也不会回来的大野智,小小的身影从草地赤脚跑来,鼓着脸颊,双手拿着一卷又一卷的画纸,怒气冲天地边跑边骂。

 

樱井完全没有反应过来,只能呆呆地看着大野朝着他越跑越近,甚至到大野扑进他的怀里的时候他也没来得及避开,任由大野的画纸全数散落在草地上,大野的皮肤与他的皮肤贴在一起。

 

但很快樱井就按着大野推开了他。

 

大野手臂白皙的皮肤,染上了斑斑点点的红。

 

“智くん...不要碰我,你会受伤的”樱井翔用近乎哀求的语调请求着大野。

 

“闭嘴!”大野抄起地上的一张画就往樱井脸上扔,

 

“我喜欢你!”

 

大野短短的几个字仿佛实体化飞向樱井,将他的一切身体机能击沉。

 

“你到底觉得我是怎么画出这些画的,当然是因为我喜欢你啊。”

 

“在这个世界上也许我没办法选择受不受伤害,但选择让谁来伤害我,是我自己的权利!”

 

当大野再一次慢慢走近,抱紧樱井的时候,樱井听到怀里人的声音从胸口闷闷地传来“不要推开我。”

 

“你会死的。”

 

“我不怕被翔くん杀掉。”

 

十指紧扣,相触的指尖,被火吞噬。

 

“痛吗”

 

“ううん,翔くん的颜色很温柔,暖暖的。”

 

胸膛隔着衣物,向对方传达着富有规律的心跳。

 

“是心跳。”

 

“我感受到了。”

 

白皙的手臂碰到结实的手臂,被火吞噬。

 

“我从一开始就喜欢上了翔くん噢”

 

“因为太帅了嘛,而且眼睛大大的,很可爱”

 

手臂的火焰蔓延到肩膀。

 

“想要和翔くん一生交往下去,但是碰不到,有什么意义嘛。”

 

“我,果然是翔くん颜色的克星呀,你看,你的红色好慢”

 

化作眼泪的火焰滴落到皮肤上,燃烧了起来。

 

“翔くん,不要哭了,你真的好爱哭啊!”

 

火烧得不快不慢,到达了大腿。

 

“我的梦想是能够触碰到翔くん噢”

 

“很快,就要离开梦想了啊”

 

红色往脖颈上爬去,暂时目的地是下颌。

 

“所以现在能告诉翔くん糖果的名字了”

“全部的糖果里,都有我的颜色噢”

 

樱井翔抹走自己的眼泪,将唇贴到大野的唇上翕动着,发出只有两人才能听见的声音。

 

“我不想听,我不想知道”

 

红色的墨水在脸上晕开,小腿变得透明,随即在风中消逝。

 

大野吻了一下樱井,发出一如既往的软乎乎的笑声,有些哽咽。

 

“糖果的名字叫”

 

风比火焰更为无情,透明在身体上卷席而过

 

“大海与火焰”

 

最后一个音节在樱井耳边停留了片刻,就被风裹挟着带走了。

 

樱井的手上有一小块蓝色的印记,也跟着风消逝了。

 

 

 

 

如果相爱的两个人在大树下触碰到对方,颜色就会开始交融,对方身上会出现自己的颜色,是相爱的证明啊。

想要BE的别进来了ww

>

*拔哥糖果店里是连糖纸都可以染色XDD

 

给看了he的朋友们的话

 

*构想是,红蓝抵消相融留下很淡很淡的紫色,孩子的原型是润润[你

喜欢的话留下一个小红心好不好!

评论(3)

热度(28)